江山微雨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78、第七十八章,穿成皇帝的白月光,江山微雨,废文网18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江元毅以为听错了。

于是,他再三确认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“提亲。”

“再说一遍。”

“提亲。”

“你家长呢?”

“在家。”

“他们叫你来的?”

“算是。”

“他们让你来干什么?”

“道歉,认错。”

“所以你现在是……?”

“提亲。”

……

他问一句,少年答一句,语气平静,过于理所当然,仿佛此时此刻,他不过是在例行问好,而不是一再的语出惊人。

凌昭从容的态度太有说服力,有那么一刹那,江元毅甚至怀疑是自已大惊小怪了。

他很快回神,脸色难看:“你跟我过来。”

屋里,江晚晴听见动静,已经走了过来,见状,第一反应就是跟上沉默的少年。

凌昭倏地停下,低头看她:“早饭吃了?”

江晚晴苦笑:“你还有心情问这个。”

凌昭笑了笑,温声说:“你在这里等一等。”

江晚晴摇头。

凌昭说:“他是你父亲,我有分寸。”

江晚晴哭笑不得。

有分寸……有分寸还把提亲两个字挂嘴边!

江元毅看他们眉来眼去,忍不住重重咳嗽了声。

江晚晴转过头:“爸,你要和他谈谈吗?”

江元毅:“你别管。”

江晚晴站到父亲面前,言辞恳切:“不管以前怎么样,他已经改了,时间总能证明一切。我知道我让你很失望,可只要你能给我们一个机会——”

“我和他单独谈。”

“爸!”

江元毅冷哼一声:“刚才他不是也说了?你去忙你的。”

江晚晴好笑又无奈。

父亲这会儿正在气头上,对凌昭就差不共戴天了,没想到还能在某个点上,和他达成共识。

江晚晴动了动唇,欲言又止,轻叹:“……好吧。”

说着,又转向凌昭:“那两个字,你还是别说了。才这年纪……说出去叫人笑话。这里毕竟不是……你知道的。”

凌昭安抚:“今天提亲,未必明天就要举行仪式。”他顿了顿,语气淡了:“可白纸黑字写明白总是最好,我也安心。”

江晚晴一怔:“怎么还要白纸黑字?”

他轻挑眉:“怕你不认账,怕别人不认账。”

江晚晴听他又提起这茬,急道:“当时那情况,我不是跟你说了——”

少年不为所动:“一朝被蛇咬。”

后面那半句,省了。

江晚晴低着头,分不清羞愧多一点,还是窘迫多一点,这个节骨眼上又不能为自已辩解,脸色越发红。

凌昭见她这样,黑眸浮起一丝笑意,俯身,在她眉心轻轻吻了吻。

“逗你的。”

江元毅瞪着眼,继续大声咳嗽。

——见过嚣张的,没见过他妈这么嚣张的。

这才什么时候,林昭就已经目中无人了,当着他的面亲他女儿,万一以后真成了,那眼里还有他这个老丈人吗?

不对。

他为什么要做这个假设?

他才不会要这种不求上进的女婿!

“你跟我过来!”

两分钟后,书房。

江元毅和邻居家不成器的坏小子面对面坐着。

这一晚上,他本来考虑了很多,甚至抽空自我反省了。

昨天面对女儿,他的态度不该那么强硬,不该冒险激起女儿的反叛心理——他是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。

但是林昭的这一系列骚操作,极大地挑战着他的理智和忍耐力。

在他眼里,这除了皮囊一无是处的小伙子就是个贼,企图盗取的还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宝贝,他的掌上明珠。

“你刚才说,你来提亲。”

“是。”

江元毅又是一声冷哼:“你把婚姻当儿戏吗?你凭什么娶我女儿?”他点起一支烟,有些嘲讽:“凭你爸妈给你的底气?”

凌昭直视他:“我的底气只能是您女儿给的。”

江元毅呛得直咳嗽,好不容易咳完了,怒道:“晚晚才几岁?她一时昏头,我和她妈妈不会坐视不理。”

凌昭颔首: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您和妻子当然有权干涉。”

江元毅皱眉。

少年自始至终不卑不亢,十分礼貌。

这倒是和江元毅印象中的林昭不同。

原本,他认定林昭这样的叛逆少年,对晚晚只是一时兴起,晚晚不理他,他自讨没趣也就放弃了。后来,林昭跳楼了,他更觉得少年冲动任性,丝毫不懂得为父母家人考虑。

一个对自已的生命都无法负责的男人,怎么值得他托付最宝贝的女儿。

不存在的。

可今天,坐在他面前的少年,却是出乎意料的沉稳。而且,林昭对于看似荒谬的提亲言论……好像是认真的。

江元毅吸了口烟,“说下去。”

“我会娶晚晚——”

“晚晚是你能叫你的?!”

“我会娶江晚晴。”凌昭改口,一字一句,说的平淡,就像陈述一件迟早会发生的事,“至于条件,由您决定。”

“口气不小!”

江元毅眯起眼,看了他一会儿,起身开门:“我也不为难你。等你考上正经大学,再来跟我说这句话。”

整整一个早上,江晚晴如坐针毡。

凌昭离开后,父亲没有再提搬家的事,坐在客厅里看了会儿经济杂志,后来又回书房处理几份文件。他走到哪里,她就默默跟在后面。

江元毅看的好笑,故意板起脸:“跟着爸爸干什么?像个小跟屁虫,又不吱声。”

江晚晴低着头,还是一向乖巧的模样,眼神却是少有的坚定:“爸……我很少求过你,就这一次,你信我一次,给他一个机会。他会证明自已……我也会。”

江元毅叹气。

女大不中留啊,这还没大呢。

从小到大,江晚晴一直都是很佛的性子,几乎就没开口要求过什么,有好东西,送给她,她当然高兴,不给,她也从不强求。没想到难得开一次口,竟然是为了个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小子。

想到这里,他更苦闷。

中午的时候,张英华在厨房里做饭。

福娃闻着香味下来,嘴里含着棒棒糖:“姐姐,刚我看见皇叔来过。”

江晚晴说:“你叫我姐姐,也叫他哥哥吧。”

福娃哼了一声:“我才不,我偏不。”他舔了会儿棒棒糖,又问:“他来干什么?”

江晚晴轻声叹息:“提亲。”

福娃惊讶:“空手?他怎么好意思的。”

江晚晴:“唉?”

她是从没往这方面想,江元毅当然也不会。

然而就在这时,门铃又响了。

张英华冲着外面叫:“老公,开下门,我走不开!”

江元毅就去开门,看见去而复返的人,愣了愣:“怎么又是你?”

凌昭一手拎着一对鸽子,另一只手拎着一只伸长了脖子叫的活鸡:“早上来的急,差点失了礼数。”他把东西放下,对着惊愕的男人略一颔首,转身就走。

江元毅看着他,呆了好一会儿,才叫起来:“等等!你这个人——”

对方早已走的影都没了。

他只好拎起地上的东西,抬头看见二楼的江晚晴和福娃,哼了一声,走进厨房。

张英华正忙得额头上冒汗,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,看见江元毅手里的鸽子和鸡,傻眼了:“你发什么神经!明知道我不会杀鸡,你还买回来,存心折腾我!”

江元毅张张嘴:“这哪里是我——”话没说完,张英华就把他推了出去,气的他咬牙:“都怪那个臭小子!神经病!”

福娃吃着棒棒糖,看了好一会儿的戏,咯咯笑了两声,转过头:“姐姐?”

江晚晴正出神,听见他的声音,回神:“嗯,什么事?”

福娃摇头晃脑的:“没什么。你干嘛笑那么开心。”

江晚晴低眸,唇角弯弯的。

“……有吗。”

深夜。

父母的主卧没动静,灯关了,福娃也睡下了。

江晚晴披着一件风衣,轻手轻脚出去,站在阳台上,往旁边看,果不其然撞上凌昭含笑的视线。她轻轻咳嗽了下,本想责备他自作主张提什么亲,话还没出口,唇角便忍不住上扬,低笑起来。

凌昭问:“笑什么?”

江晚晴说:“我妈连杀鱼都不会,你送鸽子送土鸡,害我爸被念了一顿。”

凌昭走近,“我会,明天我过去一趟。”

江晚晴侧眸,看着他。

今夜无月,只有远处泛黄的路灯。

少年衣衫单薄,看起来熟悉又陌生。脸不是从前的他,声音更不是,可语气中的理所当然和笃定,与记忆中的帝王如出一辙。

这让她温暖,又安心。

她开口:“你就不怕我爸让你吃闭门羹吗?”

凌昭笑了笑,不怎么在意:“那就等,现在又不忙。”

“现在?”

“对。”他看了她一眼,笑意渐深:“你父亲说,想娶你,必须考上好的大学。以后学业繁重,总会忙一些。”

“我给你补习啊。”

“好。”

江晚晴趴在阳台上,整个人都是放松的,随意的问:“你以后考什么学校?”

原本以为他肯定会说,跟你一样。

结果,他回答:“公安大学。”

江晚晴一下子站直了:“警察?”

凌昭瞥过来,挑了下眉:“怎么紧张了?”

江晚晴意识到自已反应过度,摇了摇头:“没有,只是惊讶。”

凌昭没说什么,用手撑起身子,轻轻一跃,潇洒落地。他微弯下腰,盯着她看了会儿,直看的她心虚了,才伸手点在她额头上,戏谑:“撒谎。”

江晚晴迟疑:“太平盛世——”

“太平盛世。”他自然的接话,“想做点自已喜欢的事。”

江晚晴默了默,嘀咕:“……说的好像当皇帝不是自愿的。”

凌昭坦然,“一半一半。没那么好。”

江晚晴问他:“那在北地打仗,你又喜欢吗?”

少年眉目不动:“原来一直过的不错,直到你嫁了人。”

江晚晴萎了下去,不吭声了。

她想,哪天真结婚了,她一定要让他先签个协议,不准动不动扯旧账,不然以后结了婚,她不就没翻身的余地了,吵架永远赢不了。

转念一想,没这必要。

他一向让着她。

凌昭站在她跟前,替她理了理被风吹乱的碎发,低声道:“可惜没有弓箭。”他微凉的指尖轻触少女耳后的肌肤,语带惋惜:“提亲没有大雁,寒碜了点。”

她说:“没关系,你在这里也猎不到大雁,没准还犯法。”

他微笑,声音更轻:“那时候,总想着到尚书府说亲,要有一对大雁,珍禽异兽——虎皮都准备了两张,最后没用上,看着心烦。”

江晚晴低下目光,问:“你猎的?”

他颔首。

江晚晴沉默了会,抬眸看他,“太危险。”停顿片刻,终于鼓起勇气,“七哥,你要考警校,那就考吧。可你答应我,这辈子来之不易,我们……我们好好的。”

凌昭揽她入怀,拥住:“没什么可怕,我护着你。”

“护一辈子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也要保护你自已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还有——”

少年看着她,等她往下说。

“比起鸽子和鸡,你先存钱买戒指。”江晚晴举起手,让他看她光秃秃的无名指,哭笑不得:“哪有你这么求婚的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玄幻魔法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我的强大全靠你想象

奇燃

凹凸相对论

吴瑟斯 傅首尔

东宫美人by帮我关下月亮

如意魏析

请你松手,还我自由

南音

[三国]吕布是个假主公

寒雪悠

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

观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