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微雨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77、第七十七章,穿成皇帝的白月光,江山微雨,废文网18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傍晚六点四十五分。

今天年级出游,大巴车准点返校,住校生都不上晚自习,陆续走了。

三楼往上,空无一人。

可三楼拐角处的教师办公室还亮着灯,在静幽幽的校园里,显得有些突兀。

办公室里,江晚晴站在戴着眼镜的男老师身后。

吴老师教书有些年头了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上次抓到几个男生偷偷抽烟,也不过沉着脸教训一顿,此时嗓门却飙到破音的地步。

“你胆子真是大!”

“你厉害啊,真有本事,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,当着我的面,你都敢动手动脚?这还是在人前……要是没人看见,你是不是准备犯法了?!”

声音震得灯光都在抖。

江晚晴从未见过他这么愤怒。

墙上的钟突然发出一声轻微的响,快七点了。

她心里一沉。

完了,完了。

吴老师刚才打电话通知了家长,用不了多久,凌昭和她的父母都会赶过来,到时两家人一台戏的场面,只怕画美不看。

“平时你上课开小差,迟到早退,拉低班级平均分,甚至无故旷课,老师们都看在眼里,当然,你不是我班的学生,我也不会去说你什么。可是这次,大庭广众之下啊——!”

吴老师恨得咬牙切齿,数落少年的罪状。

“随便非礼女同学,影响太恶劣了!其他人要是有样学样,学校成什么了?!我一定——”

少年原本一直平静地听他怒斥,从始至终,面无表情,直到此刻。

凌昭抬了抬眼:“不是随便。”

江晚晴心底叹息。

吴老师没料到他忽然开口,愣了愣:“什么?”

凌昭说:“也不是非礼。”

……

吴老师瞪着他,似乎想用严厉的目光,令对方感到惭愧和羞耻。然而,他死死盯了半天,少年不仅毫无悔意,而且心平气和。

——岂有此理。

他冷笑了下:“好啊,你自己说说,你的所作所为,如果不叫非礼,那还能是什么?”

凌昭想了想,回答:“两情相悦。”

吴老师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。

江晚晴听不下去,上前几步,轻轻扯少年的袖口:“你……你就少说两句。”

凌昭回头,笑笑:“总共才三句。”

江晚晴叹气,拿他没办法,一边摇头,一边转向吴老师,诚恳认错:“老师,这件事,我可以解释——”

这时,吴老师偏偏扬声打断:“我想明白了!”

江晚晴诧异地看着他,一脸问号。

吴老师指着凌昭,手指微微发颤:“不是随便,那就是故意的。你打从一开始,就对江同学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,什么大巴车坐不下,全都是借口!你故意坐在江晚晴身边,又仗着老师看不见,在车上对江晚晴动手动脚——小小年纪,竟有这么狡猾的心思!”

“……”

“果然,你这种学生,当初就该开除了。留你在这里,就是害群之马!”

“……”

江晚晴看着他嘴巴动了动,还要再说,心知这次不认都不行了,决然开口:“老师,我和他……我们在试着谈恋爱!”

话音落地,鸦雀无声。

一片寂静中,她默默的想,两辈子加在一起,这是她当着外人,说出的最羞耻的话了。

——这迟到的少女心。

一秒,两秒……一分钟过去了。

两分钟过去了。

吴老师定在原地,站成了人体雕像。

江晚晴抬手在他面前晃晃,没有反应。

另一边,凌昭皱眉:“试着?”

吴老师虽然石化了,可到底还在这里,江晚晴当着他,不太好意思,嘀咕了句:“……还能怎么说。”

凌昭就笑:“原来只对我伶牙俐齿。”

江晚晴脸上一红,撇过头。

凌昭语气平淡:“我认准的人,没有回头的道理。”他看了她一眼,说:“你也不准三心二意。”

江晚晴气结,正想问问他,这是从哪里得出的谬论,肩膀上沉了沉。

吴老师握住少女清瘦的肩膀,晃了两下,郑重的问:“晚晴,你别怕,你跟老师说实话,他是不是威胁你了?”

江晚晴忙摇头:“没有。”

“你有把柄在他手上?”

“……没啊。”

“是视频还是照片?”

“没视频也没照片。”

“那——”吴老师的目光带着最后的倔强,在年轻的少年少女之间梭巡,“不可能。你不是和三班的林同学在交往么!”

“我没有!”

吴老师长叹一声,神色沉痛:“原来,你是被他蛊惑了。”

江晚晴欲哭无泪。

吴老师放开她,走到凌昭面前,站定:“林昭,江晚晴和你不一样。”

凌昭:“她是女人。”

言下之意,当然不一样。

吴老师一滞,深深呼吸,压下想骂娘的冲动,语重心长的说:“江同学是年级之光,学校之光,她的未来一片光明,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
凌昭看向忐忑的少女,唇角向上牵起,难得笑了笑,声音柔和几分:“是。”

吴老师欣慰地点头:“你明白就好。早恋的危害,你现在可能不是很清楚,但是老师是过来人,看过太多类似的悲剧。你们这年纪的孩子,太容易毁在一时的冲动上。你就算不为你自己考虑,难道不该为江同学着想?你这么不负责任的行为,是在拖累她。”

凌昭敛起笑意,淡淡道:“我会负责。”

吴老师嗤笑:“你能怎么负责?”

凌昭沉默,思考着用词,说:“结婚。”

吴老师神色大变,脱口道:“你们才十七岁!”

凌昭看着他,不为所动:“十七岁很小么?”

吴老师气得破口大骂:“你别装蒜,揣着明白装糊涂!我看你小子皮痒!”

凌昭眉心又拧起,语气微寒:“谈吐粗鄙,怎配为人师表。”

“你还咬文嚼字的教训起我来了?!”吴老师怒极反笑,“十七岁结哪门子的婚?你是缺乏常识还是脑子有病,你以为几岁就能结婚了?”

江晚晴深怕凌昭一张口,说出耸人听闻的话,惹得吴老师报警,小声提醒:“你想想这是在哪里!”

凌昭低头,见她又是紧张又是着急,抬手摸了摸她软软的头发:“听你的。”

吴老师看着他们就像一对甜蜜的小情侣,对江晚晴不禁产生了几分失望,摇摇头:“晚晴,你……你为什么这么不知自爱。”

这话一出,凌昭的脸彻底冷了下来。

他往前一步,逼近。

吴老师下意识地后退,退了几步又停下,可不知怎么的,莫名觉得心虚。

一定是……一定是因为现在的学生营养太好,发育太快,十几岁的年龄,长的比他还高,必须抬头仰望。

可是带过的班级里明明有更高大的学生,却从未有一个,让他一再退缩。

吴老师有些恼怒:“你想干什么?恐吓老师吗?!”

少年冷冷的,“我见过的教书先生里,你是最令人生厌的一个。”

有那么一刹那,吴老师确定自己停止了呼吸。

少年漆黑的眼眸森冷又阴沉。

他连退几步,几乎退到墙边。

身高……对,一定是身高。

身高一米八,气场两米八。

这……这真是个高中生?

幸好,走廊里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。

家长们来了。

时隔多年,江家再次开起了紧急家庭会议。

已经晚上九点多钟了。

福娃本来快睡着了,听见动静出来,站在楼梯口探头探脑的。张英华看见了,赶紧上去哄他睡觉。

江元毅又在客厅里吞云吐雾。

张英华回来的时候,都快十点了。

客厅里没人说话。

张英华坐下,推了推丈夫的胳膊,催他把烟给掐了。

江元毅脸色铁青,拿起茶几上的烟灰缸,摁灭烟头,总算说了今晚的第一句话:“搬家吧。”

江晚晴抬眸。

张英华叹气:“晚晚,林家的那个孩子……整天不学好。你有交朋友的自由,其实爸妈也不是一定反对你早恋,实在是那个人……”她紧紧皱着眉,不知怎么说才好,又是长叹:“如果是林晋的话——”

江元毅冷冷截断,掩不住的暴躁:“哪个姓林的都不行,当初搬过来就是个错误!”

江晚晴依旧没出声。

江元毅沉默了会,丢出问题:“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江晚晴说:“很久了。”

“从那小子出院开始?”

“……算是吧。”

“我记得跟你说过,他纠缠你,这是他的问题,你不需要内疚。”

“不是因为内疚。”

“那还能是什么?该不会你真的喜欢他?”

江晚晴双眼垂着,点了点头。

江元毅怒道:“不可能!我女儿不会看上不学好的小混混!”

江晚晴低声说:“他改了。”

江元毅摇头,一字字道:“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。你还太年轻,不懂!”

“你吼什么吼?”张英华瞪他,“你也知道她年纪小,你这个态度她能听进去?你先上去吧,别来掺和。”

江元毅没反对,当即站了起来,走了两步又回头:“明天我去林家,这事我来处理。”

江晚晴起身:“爸,我追的他啊。”

江元毅压根听不进去,冷笑了下:“……也就能骗骗涉世未深的小姑娘。我倒要看看,当着我的面,他还有什么好说的!”

江晚晴目送他的背影走出客厅。

张英华倒了一杯温水,递过去:“晚晚,别怪你爸,他太担心你了。”

江晚晴笑了笑:“我知道的。”

张英华抬手,摸摸她的头,轻声说:“你一直是个好孩子……唉,你跟妈妈说实话,你会和那孩子在一起,是因为心里过意不去吗?”

江晚晴双手捧着茶杯。

过意不去?

当然有,可远远不止。

“曾经觉得,欠他太多,一辈子都还不清。”茶水的温度穿透掌心,一点点驱散来自记忆的寒意。她看向神色担忧的母亲,目光沉静而温柔:“现在,我只想和他在一起,无关亏欠,就是不想离开他。”

张英华面容凝重,不语。

江晚晴又说:“我不搬家,也不分手。”

她的一生,很少有值得倾尽全力去争取、去坚持的东西。

从前是不顾一切的想要回到现代,而现在——

“……我决不放弃他。”

江晚晴睡下的时候已经过了半夜十二点,夜里一直浅眠,睡了一会儿就会惊醒,看一眼窗帘后的天色,听一听房间外的动静。

江元毅说了,早上他就要去林家,就算拦不住他,她总要和他一起去。

就这么半睡半醒地熬到天亮,她梳洗完,坐在床上等待。

七点整,爸妈的主卧房门开了。

今天是周六,不用上课。

江元毅看了她一眼,“起来了?先吃早饭。”

江晚晴只能点头。

福娃还没起床,张英华也没下来,父女两人面对面坐着。

这可以说是江晚晴吃的最安静的一顿早餐了。

啃完面包,杯子里的酸奶还剩下小半,她看见江元毅站了起来,忙开口:“爸——”

刚喊了一声,门铃响了。

这么早会有谁来?

江元毅也是这么想的,他一边纳闷,一边过去开门:“谁啊?”

门一开,少年与他四目相视。

江元毅愣了下,心里不禁有些上火,暗想这小兔崽子好大的胆子,他还没找过去,自己居然送上门了。

他站直了,摆出家长的气势,问:“林昭是吧?你找谁?”

“找您。”

听到对方的用词,江元毅的气多少消了一点。

态度尚可。

他板起脸,心里想的半点不露出来,又问:“找我有事?”

“是。”少年答的坦然,目光不躲不闪,“事已至此,我来提亲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信用破产的作者回来挨打啦。

还有两三章结束。

轻、轻拍TAT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玄幻魔法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我的强大全靠你想象

奇燃

凹凸相对论

吴瑟斯 傅首尔

东宫美人by帮我关下月亮

如意魏析

请你松手,还我自由

南音

[三国]吕布是个假主公

寒雪悠

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

观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