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微雨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21、第二十一章,穿成皇帝的白月光,江山微雨,废文网18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这几天刚下过一场雨,天气总算凉快了。

江晚晴住在慈宁宫闲置的西殿,身边除了宝儿容定两个从长华宫跟出来的,还有好几名伶俐的宫人伺候。

慈宁宫的日子过的缓慢而悠闲。

早上起来,陪李太后用过早膳,一起说说话——如今,凌昭大夏第一黄金单身汉的身份不变,后宫虚置,只有太嫔太妃们会来向太后请安。

午膳有时候和李太后一起用,有时候独自一人。

下午等福娃睡醒了,便和他玩上一会儿,福娃久不见母亲,少不得撒娇诉苦,黏人的很。

晚上不需要陪福娃的话,就是一个人的时间了,看书作画,全由得自己。

这种日子过久了,很容易变成一条没有梦想的咸鱼。

但是江晚晴心里知道,她只是在等待机会,最近发生的一切都令人绝望,可梦想总是要有的。

万一有天凌昭就开窍了呢?

这天,江晚晴坐在窗下绣花。

上次同李太后一道去御花园散步,谈谈人生理想,李太后看见风雨后,一池的莲花谢了不少,便有些伤感,彭嬷嬷见状,提议不如江晚晴绣一条荷花帕子送给太后,她当然只能顺势应下。

江晚晴放下针线,看了看白色的锦帕上的图案。

一朵好运莲花。

她叹了口气。

福娃趴在桌子上练字,写的正是他的大名,凌秀。

字写的歪歪扭扭的,丑的不忍直视,他写了会儿,又没了兴致,开始在旁边画鸡腿和鱼骨头。

站在一边的马嬷嬷看不下去,开口道:“太子殿下,为什么要画鸡腿呢?”

福娃头也不抬:“晚上想吃。”

马嬷嬷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哎唷我的太子殿下,您可得认真点儿读书习字,先帝三岁便能背诵诗词上百首,您这个年纪就已经出口成章——”

福娃画完一只鸡腿,抬眸看向江晚晴,跳下椅子跑了过去,抱住江晚晴的腿。

江晚晴笑了笑,对马嬷嬷道:“嬷嬷先下去吧,我来教太子写字。”

马嬷嬷应声退下。

殿内只剩福娃、江晚晴和容定。

福娃撒娇:“母后——”

江晚晴看了他一眼:“太后和我都教过你了,以后不能这么叫。”

福娃扁着嘴:“可我不要母后当我小姑姑,我不叫。”

江晚晴轻轻捏了捏他肉嘟嘟的小脸,柔声道:“乖,你要听话。”

福娃的嘴嘟的能挂油瓶了,他扭捏了会儿,很轻很轻的叫了一声小姑姑。

江晚晴微微一笑:“唉。”

福娃看着她穿针引线,又问:“父皇的字写的好么?”

江晚晴点了点头:“你父皇素有书画双绝的名声,一手字自然写的极好。”

福娃懵懵懂懂的,若有所思:“字写的好才算好太子,以后才能成为好皇帝?”

江晚晴随口道:“那倒不是。”

福娃想了很久,刻意装出大人的语气,理直气壮道:“对呀。我见过——皇叔的字写的又丑又潦草,如果比赛谁的字好才能当皇帝,我也不一定输给他,他怎么好意思叫我把皇位让他?”

江晚晴扑哧一笑。

容定原本在旁听个乐子,没怎么上心,只是忽听女子笑了一声,他怔了怔,望向不能相认的妻子——她用袖子掩着唇,眉眼弯起,目中盈盈水波流转,轻浅的笑便是那逐渐扩散的涟漪,不知搅乱了谁的心。

记忆中,他很少见到江晚晴笑的这般纯粹。

无论是曾经矜持的尚书府千金,又或是深宫中端庄的皇后,冷宫中满腹心事的江娘娘……她从不曾笑的这么开心。

他低低叹了一声。

江晚晴摸摸福娃的头,道:“你皇叔的字还是比你能入眼的,但是你努力的话,过上几年肯定追上他了。”

福娃眼眸一亮:“真的吗?”

江晚晴认真答道:“真的。你知道为何你皇叔写不出好看的字吗?”

福娃摇头。

江晚晴道:“他小时候不用功,比起念书习字,更喜欢偷溜出去骑马打猎,你祖父为此还骂过他。”

福娃张大了嘴:“皇叔那么凶,还有人敢骂他?”

江晚晴说道:“你皇爷爷比他更凶。”

福娃呆了呆,似乎不能想象比凌昭更凶的人,会是什么样子。

江晚晴又笑起来,拿开绣绷,将福娃抱在怀里:“让我抱抱。”

福娃乖巧的依偎在她身边,呆了一会儿,突然拉住她的袖子,小小声道:“娘,以后别丢下我,我怕。”

江晚晴一怔,看着他:“不会的。”

又过了会儿,福娃回到桌案边,江晚晴一条帕子做的差不多了,起身看他练字,一边问道:“你见过皇叔写字?”

福娃执起笔,心不在焉:“见过两次。他叫秦侍卫带我去见他,自己假装在写字。”

江晚晴诧异:“假装?”

福娃点点头:“就是假装的,我一眼就看出来了,他当我不识字呢,在纸上写的都是一二三四五六……”

他见母亲笑了,也跟着笑起来:“他问我你的事情,我都不跟他说。”

江晚晴问:“为何?”

福娃又嘟起嘴,告状:“有一次在太后娘娘宫里,皇叔问我,你是不是最喜欢我了,这不废话么——福娃最喜欢母后,母后最喜欢福娃,这个道理他都不懂。皇叔的脸色就难看起来,后来我说母后和我说悄悄话,和父皇可能也说悄悄话,他突然发好大的脾气,吓死福娃宝宝了。”

江晚晴揉了揉他的头发,想起凌昭来的那天,说的莫名其妙的话,又问:“你都是怎么说的?”

福娃软糯糯道:“我没怎么说呀,我就说你可能和父皇躺被窝里说悄悄话。”他皱起小眉毛,又去拉江晚晴的袖子:“娘——”

江晚晴纠正他:“小姑姑。”

福娃道:“有人在才叫小姑姑。娘,你和父皇说悄悄话吗?”

天气分明比前几天凉爽,可容定的脸上,突然就热了起来,他无声地立在一边,是一贯沉默而温和的姿态,耳朵却竖直了,听的仔细。

江晚晴笑道:“娘只和福娃说悄悄话。”

福娃又去抱她大腿,一个字一个字说的认真:“福娃也只和娘说悄悄话,福娃和娘是吉祥快乐的两只宝宝。”

江晚晴点点他的额头,两人笑着抱在一起。

容定冷眼旁观,突然心生凄凉。

江晚晴当然不会和他说悄悄话,她甚至不跟他说话,一张床两个人,中间却隔了整个天涯。

她总是背对着他,从天黑到天亮。

从他这几天的观察所得,他这位人前人后两张脸,莫名热衷于激怒他兄弟,不知所图为何的妻子,倒未必如他曾经所想,是因为打心底里厌憎他,才会同床共枕也不看他一眼。

她更可能是觉得他心思重,多说多错,所以选择相对安全的沉默。

江晚晴想要的,究竟是什么?

曾经他以为是七弟,可显然不是,她对他,比对自己更绝情。

可叹他一生玩弄权术,算计人心,却直到最后,都没能真正看清他的皇后的心……若能早些明白她要的是什么,他自会双手奉上,也许他们将是另一种结局。

他看着不远处的一对‘母子’,不禁黯然的想,上辈子加上这辈子,江晚晴也没对他这么笑过。

难怪凌昭对福娃,怎么看怎么不顺眼。

他们费尽心思也争不来的,这个小胖孩子轻易就能得到。

这么想来,他又觉得自己可怜,竟然沦落到羡慕一个五岁孩子的份上。

容定收回目光,狭长的凤眸静如寒潭。

那年帝都的冬天严寒刺骨,江晚晴生了一场病,迟迟不见好,太医说,天下百病,唯独一种,无药可医,皇后是心病成疾。

恰逢后宫出了宫妃私通的丑事,那女人自知事情败露,唯恐他会怎么折磨她生下的孽种,便想亲手掐死福娃,孩子尚且不足周岁,只会傻傻冲她笑,她反倒不忍动手,于是侍卫适时赶到,将她拿下。

他本想叫人随意处置了,转念一想,改了主意,把福娃送去长华宫,和江晚晴作伴。

如他所愿,江晚晴的病好了之后,经常陪福娃玩耍,人瞧着比从前精神多了,听长华宫的人说,皇后独处时,终于不再抚琴而不弹曲,经过御花园的荷花池,也不再泪眼问花花不语。

芙蓉花色好——这花也许是她和七弟的定情之物。

而那琴——她弹得一手好琴,入宫后却甚少拨弄琴弦,也许她心悦的听曲之人不在,她再无抚琴的兴致。

福娃能让她开心,那么留他一命,暂且算作有用。

前世病重之时,他自知时日无多,已经提前作下安排,召回凌昭,封他为摄政王,将密诏给朝中重臣,助他称帝。

万万没想到……人算不如天算,他那七弟,可真是个贪心的痴情种。

江山美人缺一不可,多么霸道。

容定又在心里轻叹一声,淡淡望了眼福娃。

——至于这个孩子,往后再想办法就是。

江晚晴教福娃写了一会儿字,便让容定带他回去。

她走了几步,目光落在将要完工的绣帕上,手指摩挲着那朵栩栩如生的莲花,不由又是一阵伤心。

不会有人知道,很久以前,她曾经刷到一条朋友转的微博,配图就是一朵相似的好运莲花,原博主说,三秒之内转发,三天内必然有好运。

她刚想转发,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后来自然不了了之。

那之后的第三天,她出了车祸,此后古代二十年,她忘记了很多事情,那条微博、那朵莲花却牢牢印在记忆中,虽然知道荒唐,可她总觉得,如果当初三秒内转发了,说不定能逃过一劫也未可知。

御花园的莲花池特别美,可每次路过,她总忍不住叹一口气,目光复杂而忧伤。

念及此,江晚晴摇了摇头,又走向另一边,看着角落里的一把古琴,撩起裙摆跪坐于前,手放在琴弦上,十指翻飞,却始终不发出丁点声音,并非抚琴的姿势。

小时候江尚书要女儿们学琴,她一直都是愿意的,除了想学一门技艺,还有个不可告人的理由。

以琴弦为界,她可以复习键盘上各个按键所在的位置,便于回到现代后,无缝切换网瘾人生。

后来,她嫁给了仍是太子的凌暄,有一次,不小心让他看见了她这习惯,那人轻轻咳嗽几声,眉眼不见愠怒之色,依然温润平和,只是声音莫名低沉:“七弟五音不全,孤精通音律……即便如此,你也不愿为孤抚琴一曲么?”

她当然不能说明理由,干脆任由他发挥想象力,深深叹息一声,别过头去。

太子并不强求,又低低咳嗽一声,缓缓道:“晚晴,孤的时间不多,但这一辈子,总会等下去。”

再后来,他登基了,不再提起这事,她自然也没想起。

如今忆及往事,才恍然发觉……那人竟是至死都不曾等到个结果。

慈宁宫,正殿。

李太后等在殿中,对儿子的到来,显得并不意外:“天气凉快了,皇上倒是好大的火气……这么急匆匆的,为的什么呢?”

凌昭已经不耐烦坐下说话,向太后问了安,遣退殿内的随从,开门见山:“听说母后给朕认了个好妹妹。”

李太后不否认,气定神闲:“这是最好的安排。皇上,你贵为帝王,行事不可任性妄为……”

她抬起眼皮,看着他,一字字道:“你亲口宣布贞烈皇后病逝,那就该趁早断了你的念想,从今往后,只有哀家的义女宛儿。”

凌昭目光冷锐:“宛儿?”

李太后脸上现出一丝柔和的笑,点头:“是,宛儿——这是哀家给她新取的名字,她很喜欢。”

凌昭上前一步,玄色广袖下的手,逐渐攥紧,骨节泛白。他语气不带温度,冷硬道:“宛儿岂是人人能叫的?”

一想到以后随便什么人,都能冲着江晚晴温柔唤一声宛儿,他下意识的摸向腰间的佩刀,忘记了这是在皇宫,只当仍是在北地——结果当然摸了个空。

李太后淡然:“自然不是,哀家能唤一声宛儿,皇上作为义兄也可以。”

凌昭沉默良久,冷笑一声:“当年母后也赞成儿臣和晚晴——”

李太后皱了皱眉,打断:“是,那时候,哀家的确想要晚晴这个儿媳,可后头的事情已经发生了,旧事重提不过徒增感伤,又有何意义?哀家一直想要个女儿,可惜始终未能如愿,如今早已把宛儿当成亲生女儿疼爱。往后,皇上可以用兄长的身份爱护她、照顾她,却万万不能起龌龊的心思。”

凌昭拧眉,转身便走:“荒谬。”

太子在后殿,李太后在这里,他已经猜到江晚晴会在什么地方。

果然,李太后见他直往西殿去,大惊失色,由刘实扶着起来:“你站住!”

凌昭生的人高腿长,走起路来龙行虎步,自有天然优势,岂是他们能追上阻挡的,不消片刻便到了西殿门口。

宫人跪了一地,高呼万岁。

凌昭目不斜视,推门进去。

室内弥漫着她惯用的冷香,幽幽的,天地刹那寂静。

江晚晴捧着一卷书,看见他,放了下来,走上前行礼:“……皇上。”

凌昭没有扶她,从小到大,这几乎是他第一次不曾伸手,只是等着她下一句话,迟迟没有等到,他心里微松了口气。

——她也是不愿意的。

凌昭伸出手,刚碰到她的袖子,她就缩了回去,退到一边,目光看向他身后。他拧了拧眉,回过头。

原本侍立在侧的宫人,一看见他冷的像刀子的眼神,立刻逃也似的都退了下去。

人走光了,凌昭随手带上门,神色柔和下来:“母亲自作主张的事,我来处理,你无须放在心上。”

两人独处,他连朕都不用了。

江晚晴看了他一眼:“自作主张?”

凌昭冷下脸:“这声皇兄,你想叫么?”

江晚晴低下头,坦诚道:“不想。”

凌昭心里越发柔软,微微笑了笑:“我也——”

江晚晴冷淡道:“原本我对太后说,我是你的皇嫂,便是换了身份,也该是你的皇姐。”

凌昭半天没吭声,明显在压抑怒火,隔了好久,咬牙道:“你就见不得我高兴,非要处处与我作对是么?”

江晚晴转身往回走,拾起绣绷,坐了下来:“礼尚往来。”

凌昭怔了怔,跟过去,挑高剑眉:“生气了?”

江晚晴没答话。

凌昭在她身边坐下,笑了笑:“贞烈——可不是全了你三贞九烈的心,千百年后也是一段佳话,你还生气。”

江晚晴侧过身,不看他。

凌昭又低笑了声,在她身边,再大的火气也消了,满心只剩下亲近她的念头,柔声调笑:“母亲既然有此安排,你叫声七哥来听听。”

江晚晴站起身:“你不可理喻极了。”

凌昭笑意淡去:“谁不可理喻,你心里清楚。”

江晚晴突然想起,方才福娃说什么来着?

福娃说,当他提起凌暄和自己的事情,虽然是小儿童言无忌,凌昭依然发了好大的脾气。

……很好,她有新的思路了。

凌昭看见了她正在绣的帕子,心头一喜,拿在手中不肯放下,低低咳嗽了声:“你终究还是想着我的。”

江晚晴回头,看见他手里的东西,明白他误会了,将错就错:“不是给你的。”

凌昭挑眉:“哦?”

江晚晴从他手里抢了回来:“先帝一向注意仪容,爱干净,我烧给他用。”

凌昭目光冷了下来,仍自努力克制心头火,淡淡道:“晚晚,别提他,我不想听。”

江晚晴撇过头:“你总是不信,我能有什么法子?千金易得,知己难求——而世间知我者,只先帝一人。”

她用手指甲掐掌心,逼出泪光闪烁:“我学了多年的琴,先帝懂得欣赏我的琴音,可你呢?你什么都听不出来,什么都不懂,有一次,你听着听着还睡着了!”

凌昭胸口又开始发闷:“我不是和你说过,那时我有事在外,两夜没合眼赶回帝都,回宫面见父皇后,就急着去见你,你弹的又是软绵绵的曲子,因此才会——总之你说了不介意,今日为何如此反复?”

江晚晴含泪道:“人是会变的……多年夫妻,我与他琴瑟和鸣,他懂我、知我、体贴我,铁石心肠都能捂热了。”

凌昭点头,冷笑连连:“是,他七年的谋划,铁打的耳根子也能磨软了。”

江晚晴不知他说的又是哪一出,暂时也顾不上了,抬起袖子抹抹少的可怜的眼泪:“我和他作了夫妻,他又体贴我,我心里哪能没有他。他书画双绝,能和我畅谈古今名家大作,指点我进步,而你从来不喜欢这些。他擅于音律,曲有误,周郎顾,这等情调你是一辈子都不会懂的。还有……还有暄哥带病之身,夜里冷了热了,却总会起来照顾我——”

凌昭已经面若寒霜,一掌拍在桌案上,咬牙切齿:“江晚晴!”

江晚晴指着桌子上裂开的几道纹路,哽咽道:“你看,你只会吓唬我。”

“我——”凌昭百口莫辩,气恼之下逼近两步。

江晚晴几乎退进角落,却不肯示弱,扬声道:“皇上如今身为天下之主,何苦沉溺儿女情长?一个屡次冒犯你的女人,你不喜欢杀了就是,于你不过捏死一只蚂蚁,不费吹灰之力——男子汉大丈夫,拿的起放的下,你不要总是恐吓我,有本事你直接杀了我!”

就在这时,门突然打开,李太后冷着脸走了进来,怒视凌昭:“谁敢!”

江晚晴一愣。

李太后快步走了过来,看见她困在角落里的狼狈样子,心中怜惜,张开双臂挡在她身前:“哀家今天就在这里,皇上非要动手,那连哀家一道处置了吧!”

凌昭额头青筋暴起,看着她们,许久说不出话。

李太后痛心疾首:“你已经是皇帝了!宛儿和哀家满心希望你能以江山社稷为重,宛儿劝你身为君王,不可儿女情长,你却恐吓要杀了她?皇帝,你让哀家太失望了!”

凌昭脸上没了血色,气到发笑:“好,你们合伙起来——”话音止住,他说不下去,疾转身走几步,又原路折回,走向江晚晴。

李太后紧张起来:“你待如何?”

凌昭不答,伸手把江晚晴手里的绣绷拿过来,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,往外走去,自始至终一言不发。

李太后不懂他怀的什么心思,看向江晚晴:“那条帕子,难道是……”

彭嬷嬷在旁说道:“绣了荷花,不是宛儿姑娘做给太后您的吗?”

李太后愣了愣,随即现出悲苦之色:“哀家命苦,没能养出个孝顺儿子,竟然连一条宛儿孝敬哀家的手帕,他都不肯放过,非要占为己有!”

秦衍之在帝都有自己的宅子,只是从前住王府,不常回来,如今也只是偶尔过来住一晚上罢了。

这一天,他刚到门口,从马上下来,一名红衣丫鬟便上前来,面带喜色:“秦大人,奴婢总算等到您了,我家姑娘有极重要的事,想和您商议。”

秦衍之身边不乏自动送上门的‘小姐’、‘姑娘’,听了只是一笑:“不知是哪家的千金?”

红衣丫鬟字正腔圆道:“吏部尚书江大人的府邸,府上五小姐。”

秦衍之脚步一顿。

作者有话要说:顺丰隔日达,下一章男主将走上幻觉中的人生巅峰。

V后每天更三千到六千字,固定中午十一点五十分发~

其实每篇文开文前,我都会准备三版封面,这一篇晋江自带的封面意外的顺眼,很有白月光真莲花的感觉,这么久了都不舍得换=v=

昨天红包前排都发啦,这章抽页发,希望晋江不会抽抽坑我,一跳页就容易出问题TAT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玄幻魔法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我的强大全靠你想象

奇燃

凹凸相对论

吴瑟斯 傅首尔

东宫美人by帮我关下月亮

如意魏析

请你松手,还我自由

南音

[三国]吕布是个假主公

寒雪悠

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

观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