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微雨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17、第十七章,穿成皇帝的白月光,江山微雨,废文网18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江尚书府。

秦衍之一到,江尚书立刻迎了出去,两人说笑着一道走进厅里,说的都是不痛不痒的闲话。

等下人上了茶,都退下了,秦衍之低头,抿了口清茶,才温声道:“这七年来,江大人坐着国丈爷的位子,朝中上下无人不敬、无人不羡,想必日子是很好过的了。”

江尚书听了这话,只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心想果然秋后算账来了,勉强笑道:“秦大人说的哪里话。”

秦衍之放下茶盏,叹了口气:“北边的风沙大,下官随王爷驻守在外,有时回到营帐中,一个不慎……”他看了眼手边的青瓷茶杯,笑笑:“……茶杯里就落满了尘屑砂砾,难以下咽。”

江尚书艰涩地吞了口唾沫,道:“摄政王多年来镇守北境,威震四方,劳苦功高,大夏能得王爷这等将才,是为国之大幸呐!”

秦衍之又是一笑,越发和善:“江大人无须担心,下官提起前尘旧事并无恶意,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,有些事情……也许能翻开新的篇章也未可知。”

江尚书隐约感觉出他是想提醒自己,可左思右想,依然不甚明了其中的内涵,只能站了起来,郑重其事道:“还请秦大人赐教。”

秦衍之也随着他起身:“不敢,不敢。”他走了几步,背对着江尚书,端的是云淡风轻:“尚书大人这国丈爷的位子……是可以继续稳坐下去的。”

这句话宛如一声闷雷击下,江尚书脑子里嗡的响了下,几乎站立不稳,骇然看向不远处年轻的男子,佯装镇定:“秦大人,这话可不能随口乱说。”

秦衍之淡笑:“怎是乱说?”

江尚书扶着桌子,越发惊骇——听他这意思,小皇帝禅位、摄政王称帝的传言竟是真的,而且王爷还要让晚晴当妾……可晚晴身为先帝皇后,若是当真从了王爷,纵使尚书府和江氏一族荣华富贵依旧,他又有何颜面再见同僚、见族中长辈亲人?

只怕这辈子都难抬头作人了!

江家祖上出过几位有名有姓的文臣,也算书香门第,虽然他爱惜官位、看重功名,骨子里到底还有几分文人的清高,因此只是沉默不语。

秦衍之仿佛明白他心中所想,淡淡道:“江大人,历朝历代帝王后宫三千佳丽,真正称得上国丈的,可就只有一位。”

江尚书愣住,思绪飞转。

帝王真正的老丈人……可不就是皇后的父亲?!

秦衍之看着他脸色变了又变,依然笑的如清风朗月:“尚书大人也算的上是历经三朝的重臣了,自圣祖皇帝起就在朝为官,我们王爷的性子,想必您心里有数。王爷一向固执,认准了一件事一个人,倾天下之力也未必能扭转——这就是他多年来付与江姑娘的心意,也是您从前不屑一顾的心意。”

江尚书脸上无端发烫,手心却渗出了冷汗,正如他此刻的心。

秦衍之坐回位子上,捧起茶盏,又喝了一口,接着道:“发生过的事情,不可改变,王爷无意追究责任,您大可安心。只是王爷七年前待江姑娘如何,七年后仍旧初心不改,这对于您来说……可就是一柄双刃剑了。”

江尚书腿脚一软,坐倒在椅子上,良久,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,惨笑道:“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份上,还请秦大人明示。”

秦衍之低着头,不看他,用小盖子抹了抹杯沿,缓缓道:“若江姑娘愿意从了王爷,那自然再好不过,皆大欢喜,往后江氏一族必定青云直上,荣宠无双。若江姑娘不愿意,王爷也有足够的耐心等待。但是……”

他斜眼瞥了瞥满头大汗的江尚书,一字一字道:“若江姑娘一时想不开,追随先帝而去,王爷震怒之下,尚书大人,您和江家会怎样,那就不是下官可以擅自揣测的了。”

江尚书脸色一白,半晌无言,抬头时,已然面如土色:“秦大人,可小女……毕竟是嫁过人的,毕竟是先帝的皇后啊!”

秦衍之挑起眉头,十分诧异的看着他,仿佛对他的反应颇为不解:“那又如何?”

江尚书眉宇紧锁:“王爷倘若一意孤行,到时候怎么堵住天下的悠悠众口?”他想起记忆里总是温柔体贴的女儿,不禁一阵悲哀:“众口铄金,积毁销骨——以晚晴的性子,万万承受不住此等侮辱。”

自先帝去后,这些天来,江尚书想过江家的未来,自己和儿子们的前途,然而这一瞬间,他什么都忘记了,脑海中只剩下久未相见的爱女容颜。

除去正妻之外,他还有三房小妾,膝下子女众多,可唯有江晚晴一人,却是最最贴心孝顺的。

江晚晴生的美,性子又好,对父兄母亲尊敬有加,对一众弟妹关怀备至,正是他心目中完美女儿的楷模。

他记得,女儿们还小的时候,他让先生教导琴艺书法女红,其他人多有抱怨,唯独江晚晴从无一句怨言,再多辛苦也不与人说,十四岁的年华,一曲仙音名动京华,为他为江家挣回多少荣光和脸面。

就算当年他硬是拆散了凌昭和女儿,江晚晴暗自伤心过后,依旧选择听他的话,乖乖的嫁给先帝,不曾对他这个狠心的父亲怀有哪怕一星半点的怨恨。

她总是那么听话,那么善解人意,有时候,他甚至希望她冲着自己闹一闹,哭诉委屈——可是没有,她只说:“女儿理解爹爹的苦心。”

这么好的孩子,他……怎能忍心!

秦衍之看着他,淡然道:“王爷自有他的办法,这个不须您担心。”

江尚书站了起来,理了理衣摆上的褶皱,突然对着秦衍之就跪下了。

秦衍之忙起身,想去扶他:“您——”

江尚书摇了摇头,不肯起来,苦笑道:“秦大人,如今老夫不是以尚书的身份,而是以一个老父亲的身份,在这里向您求情。我已经错了一次,怎可再错第二次?小女看似柔弱温和,实际却是一身傲骨,不容折辱,求王爷开恩……放过她罢。”

秦衍之心里微有惊讶,没想到这个官场上的老油条,也有慈父的一面。

他思索片刻,换了方式,扶起江尚书,语气诚恳:“江大人请放心,世上最心疼江姑娘、不忍见她受丝毫委屈的人,除了您和夫人之外,还有王爷。”他叹了口气,为难道:“近来江姑娘久居长华宫,忧思过甚,只怕她起轻生的念头。”

江尚书大惊,焦急道:“怎会这样?”

秦衍之道:“我也是为此才来这一趟的。眼下暂且不能让江夫人和江姑娘母女见面,唯恐招人耳目,不知府上是否有可靠之人,明日能随我进宫劝说江姑娘?”

江尚书点点头:“有。”

送走了秦衍之,江尚书疾步走回内院,隔着老远就听见一阵阵的哭声,其中快哭哑了的那个,一听便是他的发妻陈氏。

江尚书推门进去,满室的女眷都惊动了,晚辈和侍妾们各自起身,红着眼睛向他请安问好。

唯有夫人陈氏坐在榻上不动,用已经被泪水浸透了的帕子,抹去脸上的泪痕。

江尚书长叹一声,道:“你这又是何苦!”

陈氏眼里又落下两滴泪来,泣道:“晚晚在宫里生死未知,我比不得老爷的能耐,人前还能谈笑自如,这几天来,我无时无刻不提心吊胆,一想起晚晚在长华宫受苦,就……就心如刀绞啊!”

江尚书咳嗽两声,环视四周:“你们都出去吧。”

其余人都陆续出去了,唯有陈氏身边一名浅蓝裙衫的少女不肯离开,依然扶着陈氏的胳膊,正是他一个早逝的妾所出的庶女江雪晴。

她年纪不大,容貌却十分出挑,眉眼和江晚晴有三分相似,只是比起江晚晴的温柔中带着清冷,她的眼神更为坚毅。

江雪晴出生不久便没了娘,陈氏原本不想接受她,是小小年纪的江晚晴说服了母亲,把庶妹养在母亲名下,此后更是格外照顾这个妹妹,带在身边亲自教导。

江尚书看着她:“雪丫头,怎么了?”

江雪晴站了起来,对着他跪下:“求父亲再去一趟摄政王府,替姐姐说说情。朝堂上的大事,女儿不懂,可姐姐是无辜的,摄政王若怨恨先帝,也不该迁怒于姐姐,她嫁给先帝并非自愿——”

江尚书皱眉:“雪晴!”

江雪晴抿了抿唇,听出了父亲话里的不悦,却倔强的不愿退让:“女儿没有说错!姐姐只是他们政斗的牺牲品,为何将姐姐囚禁起来?即便摄政王对皇位有所图谋,姐姐当不成太后,那也该放她回来——”

江尚书怒气直往上涌,喝道:“这是你一个女儿家应该说的话么!再者,你姐姐进了皇宫,生死都是皇家的人,还谈什么自由身?”

江雪晴咬了咬牙,双目含泪,决然道:“好,姐姐出不来,父亲也不愿为她说情,那么终有一日女儿自己进宫,自己救出姐姐!”

她说完就走,抬起袖子用力擦了擦眼睛,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。

江尚书气的够呛,手指颤巍巍地指向她的背影:“反了,反了她了!这个不孝的逆女!”

陈氏坐在榻上,惨然一笑:“那孩子生母去的早,晚晚从小把她带在身边,教导她认字、念书,如今挂念她姐姐也是应该的,想来比你有良心多了。”

江尚书回头:“你这算什么话?”

陈氏冷冷笑道:“怎么,我说错了吗?老爷,你摸着自己的良心想想,晚晚从前都是怎么待你的?你我的饮食偏好,晚晚记得比府里的厨子都清楚!她第一次下厨,便是亲手为你做了一盅养生的药膳。”

她闭上眼睛,本以为早就干涸的泪水,如断了线的珍珠般肆意流淌:“你叫女儿们学琴艺、学书画,你那些个庶女都喊累叫疼,只有晚晚从无怨言,可怜我女儿至今都被蒙在鼓中……先帝当太子时便有书画双绝的名声,又喜好音律,你分明早就有攀龙附凤之意,才让她们学的!”

江尚书脸色难看,呵斥道:“荒唐!还不小声点?你是想阖府上下的人,都听见你胡说八道吗?!”

陈氏心灰意冷,只是流泪:“老爷,我和你有两儿一女,晚晚是我放在心尖上宠着爱着养大的,你害了她一生,你让我怎能不恨呐!”

江尚书心口绞紧了,眼睛也有点湿润,他兀自忍下,绷着脸道:“如今旧事重提又有何用?你把周妈叫来,我有话吩咐她。”

周妈是跟着陈氏一同陪嫁过来的,陈氏听说老爷要找她,愣了愣:“什么话?”

江尚书烦躁道:“你这么无休无止哭哭啼啼的,我和你也说不清楚,总之王爷那边的人带消息来了,晚晚怕是存了轻生的念头。”

陈氏一听,急的再也坐不住:“这个傻孩子!李姐姐说了,王爷暂时不让任何人见晚晚,就连她和皇上都不行,老爷,你快去求求王爷,让我见晚晚一面!”

江尚书重重叹了口气,双手负在身后:“你去就太招人耳目了。”

陈氏瘫倒在榻上,六神无主:“那、那怎么办?”

江尚书看她这样子,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啊你,真真是妇人短见!整天不是哭,就是闹的全家鸡犬不宁,到头来有用吗?”

他见妻子一双红肿的眼睛绝望地看着他,终究心有不忍,话锋一转:“你也不用太过担心,王爷对晚晚尚有旧情,不会伤她性命,只是她自己倒万念俱灰了。而今之计,先劝住女儿,剩下的事情从长计议。”

陈氏点了点头,喃喃道:“对、对,晚晚不能做傻事……”

她站了起来,踉踉跄跄开门出去,唤道:“快把周妈叫来!”

长华宫。

江晚晴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周妈,一时间有些发愣。

周妈上前几步,就要给她行礼:“娘娘、娘娘您受苦了——”

江晚晴忙伸手扶住:“周妈快快请起。”

宝儿也在一边搀住她,周妈抬眼,看见穿着一身素衣,单薄而清瘦的女子,心里疼的厉害。

江晚晴是她自小看大的,也是她亲手照顾的,姑娘小时候就特别招人疼,在她眼里,和自己孩子是差不多的分量,想到当年看着姑娘出嫁,那是何等的风光热闹,如今再见却是在冷宫里,不禁悲从中来。

“姑娘……”周妈眼圈红了,唤出一声从前的旧称:“您受苦了!”

江晚晴示意宝儿扶这位老妈子坐下,一边微笑道:“是我爹娘让你来的吗?你且回去告诉他们,长华宫一切都好,不用挂心。”

周妈听到这话,更是心疼江晚晴,都到了这般境地,还不愿叫家人担心。

她摸出帕子,拭去眼角的泪,强笑道:“天底下哪有不挂心儿女的爹娘呢?无论发生了什么,姑娘都要记住,夫人和老爷只盼您平平安安的,只要人在就好。”

江晚晴沉思一会,迟疑道:“是不是有人同父亲说了什么?”

周妈摇了摇头,苦劝:“姑娘听我一句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更何况还没到那个地步。可如果您不在了,夫人……夫人该怎么活下去呀!”

江晚晴垂眸,手指绞着一条帕子,想起江尚书夫妇,心里也难受的很,低声道:“周妈,劳您帮我带个话回去。”停顿片刻,她轻轻一叹:“纵使有一天我走了,雪晴和弟妹们还在,江家绝不会就此没落,请他们保重身体,静待来日。”

周妈哽咽道:“姑娘走了,将来还有什么指望?算周妈求您了,我知道您不愿受人诋毁,可只要王爷对您情真,那些闲言碎语又算的了什么——”

江晚晴听到这里,倏地站起:“周妈!”她咬了咬下唇,扭过身:“小时候教我三从四德的人是你们,现在反倒怪我三贞九烈了吗?”

周妈变了脸色,急忙道:“我怎会有这意思!”

江晚晴看了她一眼,神情凄楚:“我是先帝的皇后,岂可委身他兄弟?”

周妈无言以对。

又过了好些时候,江晚晴和周妈好说歹说,总算把她打发回去了,走回寝殿时,倍感疲倦。

容定适时奉上一盏热茶,放在江晚晴手边,柔声道:“娘娘消消气。”

宝儿使劲瞪他:“娘娘是伤心,不是生气……这点眼色都没有!”说完,又是一阵心酸,泪珠在眼眶里打着转,她用袖子擦了擦,低低道:“娘娘对先帝的这份情意感天动地,先帝在天有灵,一定会保佑咱们的。”

容定看了她一眼,没说什么。

江晚晴的目光飘到窗外,望着远处永安殿的方向:“……但愿如此。”

泰安宫。

凌昭忙完手头的事情过来,听闻李太妃不在,又去了宝华殿,便没让人去请,独自在一边待着。

秦衍之带着尚书府的人去了长华宫,他在这里等消息。

小皇帝午睡醒了,追着狗儿出来,看见他,随即停住脚步,不乱跑了。

凌昭道了声‘皇上’,便又心不在焉地翻阅起书案上的佛经,八成是李太妃随手放在这里的,用一串佛珠压着。

小皇帝把小狗抱了起来,隔着老远,坐在殿中的另一侧,时不时的偷偷看他一眼。伺候小皇帝的宫女本想把他抱走,但是凌昭不说话,也不敢随意上前。

半晌,凌昭头也不抬:“本王在这里陪皇上,你们出去。”

宫女和太监们应声退下。

小皇帝见人都走光了,有点急,追上去两步,看一看凌昭,又停下了,缩回角落里。

门关了起来。

凌昭静默片刻,突然问:“皇上很想念长华宫的江氏么?”

小皇帝愣了好一会儿,半天没想出来‘江氏’是谁,再一想长华宫,估计是他母后,立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磨蹭磨蹭着靠近陌生的皇叔:“福娃想母后。”他咬了咬手指,抬起头:“母后最喜欢福娃,福娃也最喜欢母后。”

凌昭翻书的手指一顿,挑眉:“哦?最喜欢你?”

小皇帝用力点头,一脸严肃:“最最最喜欢!母后亲口说的,只有福娃能陪母后说说心里话,母后心里只有我。”

凌昭有点不是滋味,目光带着初冬的凉意:“什么心里话?”

小皇帝警惕地后退几步:“不告诉你。”他抿了抿嘴唇,骄傲地抬起头:“是我们的悄悄话,不能让不相干的人知道。”

凌昭的指尖点在经书上,恨不能戳出一个孔来,他低哼一声:“原来本王是不相干的人。”

小皇帝胖胖的手摇了摇,一本正经道:“皇叔错了。不止你一个,你们全都是不相干的人,只有福娃和母后最要好。”

凌昭胸口闷了气:“那你父皇也是不相干的?”

小皇帝摇头晃脑:“母后不在我面前提父皇,不知道……”

他歪着头想了想,又道:“应该是相干的。因为父皇和母后也有悄悄话,每到晚上,他就会说——”他学起记忆中父皇的样子,脸上牵出一抹笑:“——夜深了,来人,抱太子回去歇息。你看,他晚上总赶我走,难道不是要和母后躺被窝里说悄悄话吗?”

他自己曾缩在母亲怀里说话,就以为别人都是这样的。

然而,这等可笑的童言稚语,落在凌昭耳里,却如一把雪亮的匕首直捅心窝,方才闷着的那口气,变成了漫天的血珠飞散。

他‘啪’的一声合上佛经,眼神寒若冰霜。

小皇帝吓了一跳,抱着狗儿退到一边。

正在这时,外头来人通报,说秦衍之来了。

凌昭心烦意乱,叫人把小皇帝抱走,只留了秦衍之和周妈在殿内。

周妈见凌昭脸色不善,秦衍之又叫她如实交代,不得有隐瞒,于是她只能委婉地把江晚晴的话转述一遍。

凌昭脸上不带表情,又吩咐人带周妈回去。

秦衍之咳嗽两声,低低道:“王爷,先帝刚去,这一时半会儿的,江氏不能明白您的苦心,也情有可原。”

凌昭好似压根没听见,手指无意识的在桌上写了‘三贞九烈’四个字,停顿少许,他的眉心渐渐拧起。

果然,都是江尚书教导无方,用这些迂腐的规矩荼毒了女儿的心,若是江晚晴在自己身边长大,断然不至于如此。

秦衍之一直没等到他开口说话,有点担心:“王爷——”

凌昭嗤了声,起身离开:“罢了。”

看来江尚书是指望不上的,到底还得由他亲自出马,去一趟长华宫,彻底打消那人的轻生念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玄幻魔法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我的强大全靠你想象

奇燃

凹凸相对论

吴瑟斯 傅首尔

东宫美人by帮我关下月亮

如意魏析

请你松手,还我自由

南音

[三国]吕布是个假主公

寒雪悠

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

观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