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微雨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11、第十一章,穿成皇帝的白月光,江山微雨,废文网18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宝儿焦急地守在门外。

刚才秦衍之强行把她拉出来,门一关,没过多久,就听里面传来娘娘的惊呼,隐约能听清‘无耻’两字。

宝儿只觉得心胆欲裂,眼泪直往下掉。

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还能怎么个无耻法?

难怪王爷要撵她出来……娘娘可是他的皇嫂啊!岂止是无耻,简直就乱了伦常,大逆不道,天打雷劈!

正想到这里,天边传来闷雷一声响,轰隆隆,轰隆隆。

宝儿吓的魂飞魄散,一颗心挂在主子身上,也不管会不会遭摄政王责难了,双手用力拍打门,哭着大叫:“娘娘!娘娘!”转过头,想去求秦衍之,却见容定站在门边,也不知站了多久,听了多久。

他的神色平静,无声无息往那里一站,就像个不为人知的影子。

宝儿看见他那么冷淡的模样,不禁悲从中来,骂道:“小容子,你个死没良心的!娘娘待你那么好,如今你亲见她受辱,竟连一滴眼泪都不流!”

容定听见了,看她一眼,轻描淡写道:“你眼泪流了不止十滴,有用吗?”

宝儿气结,扯着嗓子大哭起来:“娘娘!呜哇……”

倒是一旁的秦衍之,闻言略带惊讶地偏过头,看了看那名沉默而清秀的小太监。

又不知过了多久,门终于开了,摄政王一阵风似的走出好远,又转身走了回来,对里面说了句话,这才铁青着脸,向殿外去。

一直安安静静的容定,忽然出声:“天气闷热,长华宫不供冰,娘娘睡不安稳。”他没抬头,依旧是低眉敛目的姿势,沉静得好似从未开口。

宝儿呆呆地看着他,一时没留神,打了个哭嗝。

小容子是傻了吗?

他看不见摄政王的脸色?这般凶神恶煞,简直可以止小儿啼哭了……他还敢提什么供冰的事,还敢问王爷讨冰,怕是活的不耐烦了。

凌昭脚步一顿,随即走出殿门,并未说什么。

秦衍之回头看了眼容定,抱着狗跟了上去。

摄政王走了,宝儿见江晚晴站在里面,披头散发的,顿时心酸不已,泪流满面地飞奔进去:“娘娘!奴婢没用,您受苦了……”

江晚晴拍拍她的背脊,微笑:“还好。”

宝儿兀自抱着她哭得伤心。

容定没有进殿,只是抬起头,望着雨雾中,那两人逐渐模糊了的背影。

震怒是表面,内里……只怕失魂落魄了罢。

上次瞧见凌昭这幅不人不鬼的死样子,还是父皇过世那年,宫庭家宴,凌昭回府后没多久,密探传来消息,燕王吐了口血,把自己关在演武场,练了一晚上的刀剑,彻夜未曾合眼。又过了一天,听说凌昭高烧不退,卧床不起。

他这个七弟,从小是铁打的身子,突然发病,八成是心病所致。

凌昭走的极快,不一会儿便消失在视线的边缘。

容定笑了一笑,不无恶意的想,不知这一回,他又要吐上几口血,病上几日了?

等大雨停了,回府的路上,凌昭坐的轿子。

秦衍之想,这样也好,若是让王爷骑马,他在气头上,没准一挥鞭子,驰骋到城外发疯去,这雨虽然暂时歇了,看天色,晚上还是要下一阵的,淋着他就不好了,毕竟眼下不比在北地的时候,多少事情等着王爷处理,片刻不得松懈。

可不好的是,凌昭非得叫他一起坐在轿子里。

秦衍之内心叫苦不迭,他对摄政王忠心耿耿自是不假,但此时此刻,他实在不想待在王爷身边,怪吓人的。

凌昭沉默了一会,忽然道:“传本王的话,送进宫的那只猫,赐名忠勇。”

秦衍之愣了愣。

忠勇,中用?

他斟酌着开口:“王爷,您不是嫌弃那只猫不中用,办事不利,反而是今日的狗儿,颇为懂事吗?”

凌昭冷笑一声:“太能干了,就成了祸害。”

秦衍之暗自长叹了声。

这算什么事呢?

王爷在长华宫受了气,不舍得恨那个伤了他心的人,倒是迁怒到了狗身上,恨那只狗跑的太快,害他满心喜悦去了这一趟,却落个情场惨败。

凌昭的目光移到他身上,淡淡道:“本王分明说的是那侍卫不中用。”

秦衍之敛容正色道:“是属下糊涂,记差了。”

无论何时,凌昭的背脊都是挺的笔直的,平常他坐在轿子里,必定端端正正,此时却靠着轿中软枕,沉默良久,深吸一口气,缓缓吐出:“还有,天气炎热,长华宫早中晚的冰盆,不可断。”

秦衍之惊愕地看过去。

凌昭脸上不带表情,冷淡道:“夜里太热,她若睡不着,定会胡思乱想。”

他又深吸一口气,竭力平复心态。

这七年来,凌暄在江晚晴面前,都不知道是怎么抹黑他、挤兑他的,以至于江晚晴对他误解如此之深。

是了,凌暄心思深沉,手段卑鄙无耻,既然能横刀夺爱,为了得到江晚晴的心,他肯定会使尽诡计,花招百出,直到江晚晴和自己离心。

归根究底,全是凌暄当年趁人之危的错,此生此世,夺妻之仇不共戴天。

这么一想,极怒过后,凌昭的脸色缓和了些许。

凌暄从他身边夺走了江晚晴,又不肯善待她,将她丢在长华宫里,严冬酷夏,她吃了太多的苦,成天胡思乱想,忧思成疾,才会对他那么无情,这绝非她的本意。

凌昭微微拧眉,念及江晚晴说的狠话,不禁责怪起了江尚书和尚书夫人,好端端的,偏要教女儿念什么《女戒》、《妇德》。

他的晚晚最是听话孝顺,怕是读这些书读傻了,总惦记见鬼的出嫁从夫,因而才会有殉情的混账念头。

也怪他自己,当年见她读这般迂腐的书籍,没有一把火全烧了。

怪来怪去,能想到的人全怪罪了一遍,就是不肯怪到罪魁祸首江晚晴的头上。

秦衍之清了清喉咙,道:“王爷,先帝不日便会下葬,您看,今晚是否请张先生过来,共商大计?”

凌昭收回心思,点头:“你稍后派人去请。”

秦衍之沉吟了会,缓缓道:“朝中武将多半向着您,倒不怕出什么乱子,只是那几个文臣——”他眸中一冷,讽刺道:“手不能提,肩不能抗,全身上下只一张嘴最厉害,凭嘴皮子却能搅动风云。其中以大学士文和翰、礼部尚书孙泰庆为首,又以文和翰尤为刚烈,不得不忌惮。”

凌昭低下头,目光垂下,拨弄手上的一枚白玉扳指。

秦衍之屏息凝神,等待他的答复。

半晌,凌昭掀起轿帘,望一眼乌沉沉的天际,放下帘子,坐回来时,眉眼之间似乎也染上了天际的阴郁色泽。

“若不能为本王所用,便成阻碍,总有法子去掉。”他转了转玉扳指,语声寒凉:“他自是刚烈正直,本王就不信,朝中人人都如他。”

秦衍之一笑:“王爷说的是。识时务者方为俊杰,自有他人识大体、懂变通。”

远处又响起了雷声滚滚,今夜风雨不歇。

凌昭闭上眼:“下葬仪式当日,朝堂之上,只能有一种声音。”

宝华殿。

因为先帝的缘故,这些天来,宝华殿内都有诵经的僧人,佛音彻夜不绝。

李太妃一早就来了,僧人们本想避让,退去偏殿后堂,她不欲众人劳师动众,自己到了后殿,手执一串念珠,虔诚地跪在菩萨像前,口中念念有词。

除了她,也许不会再有人记得,今日,也是圣祖皇帝的元后,先帝的生母,文孝皇后的生辰之日。

文孝皇后和先帝一样,都是病弱的身子。

李太妃始终记得,很多年前,她进宫的时候,只是个愚钝无知的少女,家世算不得最高的那一等,脑子不聪明,容貌也不出挑,在深宫里举步维艰,刚被临幸没多久,就被人陷害、触怒了皇上,受了两年的冷落。

如果不是文孝皇后见她可怜,帮扶了她一把,她的这条命,早就埋没在宫里,成了无名无姓的一缕幽魂。

文孝皇后对她有恩,若不是这位菩萨心肠的皇后,就凭她的才智,根本不可能平安生下凌昭。

如今皇后姐姐过世多年,先帝也随他母后去了,只留下福娃这根独苗,又是个那么招人疼的孩子……李太妃叹了口气,一颗颗佛珠拨过去,心思越来越沉重。

文孝皇后总是让她想起一个人。

那人也是一样的美丽,温柔,善良且宽容,一生行善,从无卑劣之心,也曾统领六宫、凤仪天下。

文孝皇后早逝,那人如今困守冷宫,生死只在他人一念之间。

这世上,为何好人总是不得好报?

李太妃心中一痛,双手合十,轻声道:“……妹妹无能,无法令昭儿回心转意,只怕他终将铸成大错,再无转圜余地。姐姐如在天有灵,千万保佑晚晴和皇上,护他们母子平安周全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玄幻魔法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我的强大全靠你想象

奇燃

凹凸相对论

吴瑟斯 傅首尔

东宫美人by帮我关下月亮

如意魏析

请你松手,还我自由

南音

[三国]吕布是个假主公

寒雪悠

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

观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