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微雨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3、第三章,穿成皇帝的白月光,江山微雨,废文网18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长华宫现在等同冷宫,偌大的地方空荡荡的,从前下人住的一排庑房,现在也没几个人了,以至于宝儿和容定都能独占一整间。

宝儿手里拿着鸡毛掸子,气势汹汹地推开门。

屋里暗幽幽的,像是几天不通风了,弥漫着一股怪味。

宝儿抬头,只见足能容纳六、七人的床榻,只有一人横着卧在上面,大热天的没盖毯子,朝一侧睡着,微微蜷起身体。

那人瘦的厉害,正好背对着她,凌乱的黑发间,露出一截苍白修长的颈项。

宝儿两手叉腰,大声道:“好呀!你跟御膳房的人顶嘴,挨了几下板子,这都多少天了?你还准备继续装病不成?”

容定只不理她。

宝儿心头火起,柳眉倒竖:“长华宫守在殿内的,只剩你我二人,你偷懒不起,可不是把活都赖在我头上了?你快起来,跟我一起伺候皇后娘娘。”

床上的人还是没动静。

宝儿气的想用鸡毛掸子打他,刚走近一步,却听容定低低咳嗽了声,道:“皇后娘娘……难道不是太后?”

宝儿愣了愣,道:“这得看摄政王的意思。”

容定忽的笑了声,那语气说不出的古怪:“他有什么不肯的。”

宝儿盯着他看了会儿,突然转身关上门,凑过去:“小容子,你进宫也不久,但好歹比我时间长,你可知先帝和咱们娘娘,究竟为何变成这样?”

容定没答话。

宝儿也不是真的期待他有答案,兀自在桌边坐下,喃喃道:“难道真的天子风流,伤了娘娘的心?唉,原来再贤惠的女人,终也会伤心难过的。”

容定沉默一会,冷不丁开口:“你们娘娘……她好么?”

宝儿未曾注意到他奇怪的称呼,答道:“娘娘有什么不好的?整天念书喝茶,西边儿的李贵人成天哭泣,你也晓得那声音有多渗人,唯独娘娘半点不在意。我要有娘娘那心性,都能修炼成佛了。”

容定笑了笑:“那就好。”

宝儿站了起来,用鸡毛掸子敲了敲床沿,哼了声:“我再宽限你两天时间,你若是还偷懒装病,我就告诉娘娘了!”

说完,转身走了。

门开了又关,容定缓缓从榻上坐起。

少年长得极为秀美,只是此刻形容憔悴,眼窝深陷,脸色泛着病态的白,唯独一双细长的眼,却凝着这皇城禁宫最深沉的黑。

他慢慢举起手,细细审视着十根干惯了粗活,长了茧子的手指。

这当然不是他自己的手。

半晌,他重重叹了口气,苦笑着摇头。

他曾是皇城之主,天下之主,他的灵柩还停在永安殿,未曾葬入皇陵,可死后再次睁眼,本应成为先帝,位列太庙的他……竟重生成了一名身份低微的假太监,服侍着被他关了禁闭的冷宫皇后。

前世九五之尊,万人之上,今世命如草芥,任人践踏。

多么荒唐。

自从摄政王来过一趟,小皇帝乖了许多。

今早,李太妃喂他吃粥,他默不吭声地吃下半碗,才小小声道:“太妃娘娘,吃不下了。”

李太妃笑了起来,拿起帕子,替他擦拭嘴角:“皇上再吃一些吧,吃了才有力气。”

小皇帝犹豫了会儿,点了点头。

李太妃称赞道:“皇上真懂事。”

嘴上这么说,看着小皇帝的眼神,却带着一抹怜惜。

李太妃心里觉得奇怪,小皇帝作为先帝唯一的皇子,送到江皇后身边后,又被立为太子,这是何等尊贵的身份,可这孩子非但没有骄纵之气,言行之间,反而有一种怯生生的感觉,怕生的厉害。

小皇帝吃完了,慢吞吞伸手,拉住李太妃的袖子:“太妃娘娘,今天……我可以见母后了吗?”

李太妃神色一暗:“还不可以,再等几天,你皇叔会带你去见你母后的。”

小皇帝扁起嘴,强忍住眼泪,哽咽道:“父皇也是那么说的,他生病前,也说福娃很快就可以见到母后了。他撇下我去了别的地方,我还是没见着母后。”

李太妃叹了声,将孩子揽入怀中,轻拍他的背脊安抚。

想起长华宫的那位,说不伤心,那一定是假的。

李太妃看着江晚晴长大,知道她是个好孩子,更差点成了自己的儿媳,这原本应该是个美满的故事。

终究,可惜了。

又过了一天,容定终于肯下床了,便来请安。

只是见到江晚晴,闷了半天,自恃上辈子的身份,怎么也弯不下膝盖行礼,心想他好歹曾经是个体面的皇帝,怎么沦落到给自己皇后跪下请安的份上了。

这皇后还是他关入长华宫禁闭的。

是他又爱又恨百般无奈的结发妻子。

所幸江晚晴正在写字,没空注意他。

面前摊开的一张宣纸上,写了四个数字。

零陆贰柒。

宝儿端着茶水过来,瞧见了,好奇道:“娘娘,这是什么?”

江晚晴道:“没什么,写着玩。”

宝儿瞧了会儿,又问:“可是谁的生辰日子?”

江晚晴道:“不是。”

不是谁的生日,只是她手机的开锁密码。

自她穿越后,漫长的二十年啊!她一边在脑海中描绘父母的容貌,一边背诵自己的手机号、手机密码、电脑密码,生怕重回现代后忘记了。

唉,但愿她在手机欠费停机前,能穿回去。

江晚晴停下笔,看了看宝儿,又打量了容定两眼,对他道:“小容子,你在外头且忍让着些,旁人身后有主子撑腰,我却是不能替你出头的。”

容定微微一怔,薄唇无声翕动几下,隔了会儿,才吐出两字:“……娘娘。”

江晚晴笑笑,温声道:“你和宝儿都是,若你们能尽早觅得高枝,那是最好不过,不用陪我在这里过苦日子。”

宝儿头一个叫了起来:“奴婢是心甘情愿伺候娘娘的!”

江晚晴摇摇头,看着笔尖沾着的墨水,淡淡道:“我也是真心诚意劝你们的,并非在试探。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——我是,你们也是。”

她是注定生命不止,作死不休的人,拖累的人越少越好。

宝儿开始指天发誓一生效忠于主子,絮絮叨叨个没完。

容定突然道:“先帝一生只得娘娘一位皇后,如今幼帝登基,您是大夏当之无愧的皇太后,迟早能移居慈宁宫。”

话音刚落,天际忽而暗了暗,似是厚厚的云层掩住灼灼烈日,蝉鸣声一阵一阵的,懒散中带着几许力不从心。

江晚晴回过头,诧异地看向他,只见少年一张脸苍白,低着细细长长的一双眼,薄唇紧抿,毫无颜色。

她微微一笑,说:“那你就错了。”

容定正想问话,奈何宝儿缠着江晚晴表忠心,他只好作罢。

他想问的太多了。

想问凌昭就有那般好,值得她一生牵肠挂肚?

想问如今凌昭已是摄政王,她为何不想法子引他来见她?

……

而最想问的,莫过于一句话。

——夫妻七年,她心里,当真不曾有过他么。

容定抬眸,只见江晚晴正望着远处的宫殿楼阁发呆,正是停灵的永安殿的方向,他心中一动,问道:“娘娘可是在思念——”

江晚晴接口道:“是啊,我在想福娃怎么样了。”

容定无语,胸口闷的厉害。他不肯气馁,再接再厉:“您就不想……先帝么?”

江晚晴蹙眉,奇怪道:“想先帝?想他作甚?”

容定胸中郁结的这口气,就更憋屈了。

江晚晴走到窗边,临窗而立,幽幽道:“唉,想抱福娃举高高了。”

宝儿附和道:“皇上肯定也在想您呢,娘娘和皇上母子情深,皇上定不会亏待您的。”

容定却没好气道:“那您不想摄政王么?”

这话问的突兀且无礼,江晚晴回头,看他一眼。

容定平静道:“皇上年幼,而摄政王正值盛年,又是刚硬强势的性子,以后宫里的一切,怕是由他和李太妃作主了。”

江晚晴点了点头,似笑非笑:“你说的对,是该想想他了。”

容定听见了自己磨牙的声音。

江晚晴立在窗边,盛夏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格子照进来,在她脸上洒下斑驳的光影,那沐浴在阳光下的肌肤,白得几近透明。

她生的极美,眉眼的精致耐看还在其次,难能可贵的是她身上的气质。

犹如池中睡莲,纤尘不染,虽然有着不胜柔弱我见犹怜的外貌,骨子里却是清清冷冷的,天性清傲不容折辱。

容定默默垂下眼。

这些年来,他看着她从尚书府的千金小姐,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,母仪天下的大夏皇后,又被他下了禁令,关在不见天日的深宫。

周遭的一切都在变,可无论处境如何,江晚晴从未改变。

滔天的权势,无尽的富贵荣华,在她眼里,皆是过眼烟云。

她还是她。

他恨过她的清高。

“……咦?”江晚晴凝神细听,远处似乎有些吵闹,便转头吩咐宝儿:“出去瞧瞧,什么事情?”

不消片刻,宝儿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,上气不接下气道:“娘娘,娘娘……是、是晋阳郡主,她是冲着咱们这里来的。”

江晚晴挑了挑眉。

先帝下了禁令,不准闲杂人等靠近长华宫。

这位晋阳郡主是异性王爷的女儿,也是原小说里的女配,从小暗恋凌昭,等白月光江晚晴领了便当,终于如愿以偿,得以嫁给凌昭当皇后,但是因为性格骄纵无脑,在小说里被人挑唆着当枪使,和女主作对,没活过半本书。

早前操办丧仪,来往的命妇宗亲们不少,晋阳郡主会进宫也不奇怪。

只是,她来长华宫干什么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玄幻魔法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我的强大全靠你想象

奇燃

凹凸相对论

吴瑟斯 傅首尔

东宫美人by帮我关下月亮

如意魏析

请你松手,还我自由

南音

[三国]吕布是个假主公

寒雪悠

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

观澄